在英國,“低保戶”生活很瀟灑

發布時間:2019-01-09 14:55:31 來源:趙 光

     到英國留學前,我在國內一家雜志社工作。   當時我對英國人民的整體感覺大概如下:壓根兒沒什么生活壓力,早上10點多鐘起床到餐廳里吃個brunch(早午餐),結賬時成心留一張大面額,優雅地說“找零”(指小費),表情還必須是裘德洛那樣的標準英國紳士式的;想旅游的時候,雙手一摸提款機,就跟美劇《Heroes》里的超能量小孩兒一樣,開始“唰唰”出錢,想去哪兒去哪兒。最氣人的是,走到哪兒他們國家的錢都是最值錢的。
  可事實上呢?留學到英國后,在我所接觸過的英國年輕人中,如此“一擲千金”的人,其實并不是富豪公子小姐。他們薪水普通,也有生活壓力,卻能夠做到合理支配緊巴巴的薪水,享受著樂悠悠的生活。
  我稱他們為“吃低保”的快樂一族。何為“低保”?就是每月僅賺取勉強維持正常生活的薪水,再無多余財力四處購物以及消遣。既然如此,在“低保障”中還能享受生活?這如何做到?他們啊,在該不該花錢的時候都”大手大腳”,卻能把花錢當省錢和攢錢!
  驚訝吧?這里面,一定有些是你不知道的!
  
  享受“低保”生活,靠借錢!
  
  我有一位女性朋友,對英國紳士特別著迷,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愛好,就是攢錢,號稱每年要去不同的城市為自己置裝,到如今只剩下倫敦還未去。我嘆口氣,對她說:”其實英國的帥哥們是要靠借錢才能生存下來的啊!”
  
  在英國生活不容易,這是除日本人以外全世界生活在英國的人的一致感受(日本人物價比英國略高一點)。一個賺普通薪水的英國年輕人也并不輕松。假定一個年收入是兩萬英鎊的當地青年,除去扣掉的稅以及每個月的固定開支,包括房貸、車費、保險、吃飯等,基本上只能剩下一百多英鎊,這還是在沒有任何社交活動的基礎上計算出來的。跟朋友出去吃頓飯,這僅剩的錢也就飛走了。
  但是,為什么他們看起來生活得挺瀟灑?問題就在這兒,你敢跟人家拼習慣拼心理素質嗎?人家的理財方式就是一個字:刷!
  我的英國朋友托馬斯租了新房子,邀請我和他一起去買餐桌。他戴副眼鏡,說話斯文,對女孩子很紳士,放在中國就是那種媽媽們都喜歡的”乖乖男”。讓我大吃一驚的是他刷起卡來卻一點都不手軟:一張餐桌2000多英鎊,一套喝茶的瓷器幾百英磅,幾束裝飾用的破假干花還要80多英磅……進一趟家具店,估計他兩個月的薪水就所剩無幾了。就這樣,還非要請我大吃一頓。簡直是不可理喻!
  后來英國朋友接觸多了,發現他們對于所謂“理財”方面的做法大抵都是如此:賺很普通的薪水,卻享受自己最想要的生活,哪怕是傾其所有,赤字連連。
  但是我的這位女性朋友卻從此對英國紳士們的好感越來越弱,倫敦之行也遲遲未定。我估計一是她還沒有鼓足勇氣申請國際信用卡;二呢,或許是怕到了心中的“圣地”,會破壞掉英國紳士在她眼里的完美形象。
  
  旅游大過天
  
  什么事情對于英國人來講最天經地義理所當然?十個里面有九個會告訴你是休假,另外的一個還多半是個workaholic(工作狂)。在英國,無論工作高低貴賤,每一位雇員都是在每半年享受兩周的帶薪假期。只要你樂意,告訴公司一聲我從哪天開始休假,即使公司亂作一團,老板也不會攔你。因為老板想休假的時候,基本上也是天大的事也大不過旅游。
  
  旅游對于我們來講是無窮無盡的花銷以及賬單上的負收入,但放在英國,那可是省錢甚至賺錢的最佳途徑。別看英國的年輕人們拿著類似中國“低保”的薪水過著面包與白開水的“悲慘生活”,一走出國門,那可絕對是窮人乍富的大逆轉啊!誰讓英鎊是如此的值錢。
  2006年夏天,我開始準備自己的畢業論文。每次見我的super-visor(畢業指導老師)斯蒂芬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。他剛拿到博士學位,是個典型的英國年輕人:做事嚴謹,一絲不茍,耐心并且竟然還帥!每次見他之前,我都承受著想把MSN寫給他又不大好意思,以及這次闡述的論文部分是否準備充分這樣的雙重壓力。
  某一天,我突然收到了來自于他的一封Email,告訴我他要旅游了,最好最近提前解決論文。我正在發愁,第二封郵件來了:“抱歉,行程有點變化,可能要提前兩個星期走。可能的話,我們最好碰一下頭,確認這一部分的最終稿。”
  無論怎樣,我也一直認為,對于英國的年輕人來講,環游世界是其次,重要的是未出國門他們就可以享受走到哪里都是大款的滋味!啊,省下一包煙的錢就能吃法式大餐,把住不帶星酒店的錢放中國就恨不得能住總統套房了,趕上幸運的時候,比如東南亞經濟危機什么的,他帶上兩杯啤酒的錢就能在泰國逍遙快活一個星期了!
  再看看周圍的我們,想去泰國玩,那必須按照去歐洲的花費攢錢,否則一不小心,就只能去趟泰山了!沒辦法,誰讓人家占了英鎊這個大便宜呢,有一首歌就是說他們的,《80塊環游世界》啊!
  
  戒煙省出“巨款”
  
  但凡是窮人,就一定會有自己的省錢方法。英國的年輕人就把這主意打在了對于香煙的消費上。這也難怪,由于英國政府是禁煙的絕對支持者,對于煙草,那是課以重稅。一包普普通通的萬寶路就要合人民幣85元。即使對于英國的煙民來講,這也絕對是個難以承受的高價了。
  
  有一次課間休息時,我和同學詹姆斯一起到教學樓外聊天。當時我豪情萬丈地給他描繪2008年北京奧運的宏偉藍圖,熱情邀請他來中國到我家做客。出乎意料的是,他脫口而出的問題竟然是:“北京的煙價是怎樣的?”害得我連問幾個pardon(抱歉,你說什么?)。當他得知在中國,用在倫敦買一包煙的價錢可以買下足足一整條的時候,兩眼射出了火炬一樣的光芒,一連說了好幾個great,并強烈要求跟我keep in touch(保持聯系)!
  其實,英國人也不是傻子,煙癮小的可能就降低吸煙頻率,高一點的呢,自然也有他們的對策。我周末打工的餐廳叫Olive,里里外外的服務員都是煙民。經常能看到的場景就是大家人手一包煙葉,在薄薄的煙紙里裹滿煙葉輕輕一卷再插上一個過濾嘴,一根自制的香煙就完成了。如果不要求味道很strong(有勁),基本一包煙草可以卷30根左右,而價錢比一盒煙要足足省去四五十英鎊。
  后來引得我的中國朋友們紛紛效仿此種做法,卷煙儼然成為他們的每日功課。就這樣下來,他們不但沒有要求遠在中國的朋友定期寄煙,而且持之以恒者還在幾個月內就嘗到了甜頭――節省下來的錢足夠他們出去旅行一番了,即使去不了法國、意大利,至少可以比你我早一點站在布拉格的廣場上啊!
  全世界的年輕人都有同樣的“成長的煩惱”:要自立,要賺錢,要享受生活。如何達到這個目的,卻有方法萬千。英國青年的做法,是不是也有值得我們借鑒的地方呢?但一定不要忘記加上“因地制宜”這四個字哦。